极速时时彩玩法技巧 > 新聞 > 副刊 > 正文

网赌极速时时彩平台控制:南大系作家:在寧筑起南方文學高地

2019-05-24 07:29圖文來源:南京日報

极速时时彩玩法技巧 www.rzdlc.icu  

20190524B03_pdf

點擊查看風雅秦淮·書香整版詳情

在南大,既有以葉兆言、趙本夫、儲福金為代表的作家,也有以丁帆、王彬彬、張光芒為代表的文學批評家。在近日召開的南京大學校友小說創作研討會上,包括葉兆言、趙本夫、儲福金等在內的全國各地南大校友作家與特邀評論家60余人齊聚南大仙林校區,共同參與、探討小說的相關活動和問題,“南大系作家”概念被正式提出。

南大作家有自己記憶的特點

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,南京大學文學院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,無數著名學者和名家曾在這里執教,培養出大批優秀人才。近幾十年來,一批又一批作家從南大文學院走出,在江蘇乃至全國文壇產生重要影響,形成了獨特的“南大系作家”。 

中國小說學會副會長、海南師大教授畢光明從文學地理學的角度分析“南大系作家群”和“江南寫作”時說,“江南寫作的風格是多樣的”,“南大作家有他們自己記憶的特點。” 

以《賣驢》《天下無賊》等作品為眾人所熟知的趙本夫,是南大作家班的第一期學員,包忠文等老南大人的風范一直在影響著他。 

葉兆言認為,自己的根在南大,“沒有母校就沒有我的今天。”他說,與小說創作相比,南大一向更看重做學問,但自己恰恰是在這樣的氛圍里開啟了自己的寫作之路;葉兆言的女兒葉子當年也是少年成名,憑借的正是寫作,如今回到南大執教,從事比較文學研究。 

南大的創作傳統兼容并包,既有趙本夫、葉兆言等主流寫作方式,也有類型小說的創作者。程千帆的外孫女,現在廣州暨南大學任教的張春曉的武俠夢就起始于上世紀90年代的南大。其時,南大中文系的辦公樓就在當年賽珍珠居住的“小白樓”,張春曉在這里開始了武俠小說的創作。當時,“班上武俠創作之風濃厚,男生愛古龍,女生喜歡的則是金庸和梁羽生,署名‘全庸’多是男生捉刀所為。”張春曉回憶說。此后,張春曉的創作則是不斷追夢的過程,無論是本科畢業,還是在寫博士論文,甚至是到哈佛訪學,她都堅持在一個階段完成一部小說。 

除了小說,南大作家在其他文體上的創作也多有建樹,正如江蘇文學院執行院長吳俊所言,南大系作家群體的出現,既有一定體量的作家和作品的規模,也有標志性的作家作品。至于全域性的寫作,則已做到“各種文體都有”。 

比如在兒童文學領域,因《大頭兒子和小頭爸爸》等作品頗受小朋友喜歡的鄭春華、現居德國的著名兒童文學作家程瑋、江蘇少兒出版社編輯章紅,等等,都曾受過南大的熏陶和滋養。 

文學批評與文學創作雙峰并峙

江蘇是文學大省,以當代文學為例,經年形成了文學創作與文學批評高峰并峙、雙翼齊飛的格局,這也被人譽為“共和國文學史上罕見的文學彩虹現象”。 

在文學批評上,南京與北京、上海三足鼎立,在此背景之下,南大則涌現出丁帆、王彬彬、張光芒等在全國都響當當的批評家。 

在梳理南大校友小說創作的成就、弘揚南大校園寫作傳統之際,參加此次南大校友小說創作研討會的嘉賓們則圍繞精神尋根、思想求實、理想追夢等主題,考察小說百年發展的歷史,探討當下小說創作存在的問題,用畢光明的話說,“自己的學術團體研究自己的創作隊伍,是南大獨有的”。 

在趙本夫看來,中國當代最優秀的文學作品和世界文學是同步的,也必然會從中產生一定的經典。他分析,今天的中國是個充滿變革的大時代,各種理念情感往往交織在一起,這就為偉大理念的誕生提供了營養。 

趙本夫說,作家需要發現生活,讀者、批評家和翻譯家也需要發現作者,“即便這部小說的作者或許沒有什么名氣。” 

針對中國文化如何走出去的問題,趙本夫說,紫金山在南京佇立了一萬年,一點也不封閉,也不寂寞。同樣的,文學藝術既需要交流,更需要阻隔而獨立生成。“如果文化交流的結果最終都導致同質化,這個世界會索然無味,我們進行國際文化交流,是因為人在旅途只是為了看見另外一種風景。”趙本夫表示,一個作家一定要找到自己,忠于內心,保持自由的靈魂,做到有尊嚴的寫作。 

面對如何寫好小說等實際操作問題,畢飛宇、葉兆言等大家和與會校友小說家進行了交流。王彬彬認為,好的文學作品體現在三個方面,即保持對人性的好奇,對語言的敏感性,以及相對穩定的價值觀。 

畢飛宇到南大任教后,捧出了文學教育作品《小說課》。他認為, “對創作來說至關重要的小說思維,絕非條分縷析。用邏輯思維講小說,是對小說思維最大的破壞。” 

作為老一輩作家,儲福金與江蘇多位老作家多有交集,受他們的感召,他借“文學之船”的概念強調,文學有其一定的主體性與包容性,文學可以包容很多東西,能夠融匯政治、人生、哲學、甚至宗教,其表現力度是與圓融程度成正比的。

決定作家精神風貌的是文化土壤

會議舉辦了兩場特別活動,一個是根據趙本夫《天下無賊》和葉兆言《花影》改編的戲劇《大劇作家:紙上傳奇》的專場演出,由南大著名教授呂效平指導;另一個是“2019·南京大學小說之夜”,讓小說家誦讀自己的作品。 

別開生面的組織方式、原創性的藝術形式,以及由此延展開的話題和濃厚氛圍,讓《鐘山》主編賈夢瑋對“詩在北大,小說在南大”有了更深的認識。 

作為一名有著20余年編輯經歷的文學從業者,賈夢瑋看到很多有天賦的青年作家處于野蠻生長狀況,最后卻總是缺少一定的高度,甚或欠缺一定的文學技巧。在他看來,大學對作家的培養有不可替代之功,從人文情懷、藝術素養,對作家的成長都大有裨益。 

那么,被畢光明認為“在文學與社會互動的研究方面所作的貢獻極為突出”的南大,為什么更利于小說的成長? 

“南大一直被評論界視為南方的一個精神高地,不能想象,沒有南大的江蘇文學是什么樣子。”賈夢瑋認為,決定一個作家精神風貌的,就是文化土壤,而作家在這土壤中成長起來,最終也組成了江蘇的文學氛圍。 

江蘇文學院執行院長吳俊則認為,在南大,大家有著很強烈的認同感,包括對南大、對文學、價值觀的理念的認同。正如張春曉在回憶中追溯起來才發現,自己喜歡武俠小說是有很多淵源的,原來,她的外婆、著名教授沈祖棻一直在從事歷史小說的創作,曾受南大教授汪辟疆的指導,“很多東西已經植入了骨髓中。” 

在南京大學文學院院長徐興無看來,讓作家們重返母校,回到自己的文學之路的起點重新審視自己的創作,把自己的理論和反思反哺母校,意為“尋根”;“求真”是要求作家要扎根大地、扎根人民,培養自己的思辨力和多元化的價值觀,反思一切;“追夢”則是把人們的“白日夢”寫出來,“作家應該代整個人類寫好白日夢,寫出他們已有的夢,也要寫出他們想做的夢。”

作者:王峰責任編輯:劉陽
0人參與
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
最新評論
    查看全部

    周刊

    這兩天,南京各小學陸續啟動新生銜接課程,逛校園、練如廁……萌娃們小學第一課都得先“學規矩”[詳細]